小照

【霜花/Vhope】與你。

*霜花/Vhope现背,6.2K字数。
*微国旻。
*走心恋爱。

01

喜欢男人也不是什麽太大不了的事情。

金泰亨有时会像现在这样,在天空还将亮未亮地透着鱼肚白时,隻身一人地站在宿舍外的小公园发呆。
二月上旬,室外温度还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冰冷。金泰亨拉紧身上大衣,打了个哆嗦,脚上却不移动半步。
还没,他还没好。再一下下。他想。

他成为练习生时也已经是不大不小的年纪,少年的稚气和青年的英气很好地在他身上融合。他在表演时狂野昂扬,笑起来却又傻得不可思议。
成为练习生前,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受人喜爱的孩子。他交过一两个女朋友,也记得女孩子白白淨淨的手掌握起来的感觉。

最后还是喜欢上了男人,他也没什麽办法。

02

这件事他第一个找了朴智旻说,很长一段时间裡也只有朴智旻一个人知道。
他和朴智旻间没有秘密。
还是三人宿舍的一天晚上,他脸上挂着泪痕,就这麽在朴智旻的床上聊累了睡去。睡梦中,他知道有人替他和朴智旻拉上了被子,动作不大,细腻又轻柔。约莫是又练舞到深夜了,他模模煳煳地想。

03

对于发放粉丝福利这件事,金泰亨在不知不觉间便掌握了诀窍。因着他本身高人气的加成,出道一阵子以后,有关金泰亨的各式CP一股脑地全都在网上传开。
对于金泰亨来说,这一切其实都很自然。他表现喜爱的方式不外乎透过肢体、透过笑容,萤幕上那些看似亲暱的行为,和他喜欢男人没有一点关係,纯粹只是金泰亨个人的情感传达方式。
他没有想过利用什麽来满足自己什麽。对于团员们,他也是真真正正当作了家人,自然就心生亲近。碰巧粉丝们很喜欢金泰亨时不时的「粉丝福利」,他更乐得轻鬆,丝毫不压抑自己。

而知情的朴智旻也不曾对他多说什麽。
他和朴智旻间没有秘密。因此,他知道相比于自己,朴智旻才是利用了些什麽满足了自己的那个人。
而他只是广泛地对团员们亲近。不分对象,不计形象,就只是这样。
就只是这样。

04

金泰亨站着站着,也不确定到底是什麽时候开始下的雨。雨势不大,一点一点飘下,和着冷空气扑打在他的脸颊。
他这才想起自己该回去了。

05

那一天也下了雨,深夜,他滑着手机正追剧,突然间想起了不小心落在练习室的充电器。手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正好响起,他想着反正也还没多少睡意,随意披了件外套,踩上自行车便往练习室去。
深夜的街道不比白日,冷清得很。但金泰亨喜欢这种冷清,彷彿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,只有他一人像风轻快,也只有他一人像水深沉。他的感受都仅属于他一个人。
那天也是,突然之间就下起了雨。大雨。
宿舍与练习室间只有五分钟车程,他想了想,没有掉头,只是加快了脚下踩踏板的速度。雨唰啦啦地打在他身上、肌肤上,他腾出一隻手抹了把脸,用力眨眼挥去眼睑上的水滴。

当他再次看向前方,一个人的身影正往他的方向前来。

他才发现,原本以为空无一人的地方,其实还有别人。

06

「泰亨啊,又去淋雨了?」
金泰亨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清晨。金南俊像是刚好起床找食物,低着声音在厨房流理台前问他。
「没有,下了雨我就回来了。」
「那怎麽还都湿了?」
金泰亨闻言抬手摸了摸头髮,果然一片潮湿。他有些茫然,原来他在外头待这麽久了吗?
金南俊一看金泰亨的表情就理解了个大概,无奈地睨了他一眼。
「回去再睡一下吧,今天要到下午才有行程——记得吹一下头髮,不要感冒了。」
「嗯。」金泰亨乖巧道。
他望了一眼客厅裡漆黑电视萤幕上自己的倒影。高挑,俊美,只是表情有些怅然若失。

要在下午之前变回金泰亨啊。
虽然,也不是第一次没有变回去了。

07

金泰亨跟朴智旻坦白一切的那个晚上,两个人都哭花了脸。
如果情况再单纯一点,如果他们只是刚好住了同一间宿舍的两个年轻男孩,如果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包袱,如果他们不是偶像明星……
如果他们……

是不是,就会开心一点?

「喜欢男人也没什麽啊,泰亨。」
朴智旻有一次这样对他说。要是他能不哭着把这句话说完,金泰亨会更觉得他有说服力一点。
虽然他只比朴智旻晚出生几个月,在待人处事方面却远远没有这个早熟的男孩圆滑。更多时候,都是他找朴智旻谘商、谈天,很少是朴智旻主动向他求救。他很少看到朴智旻这麽泣不成声的模样。
他问他,发生什麽事了?

朴智旻一直哭着,最后却什麽也没有说。
于是金泰亨什麽都不知道,却也什麽都知道了。

一滴一滴,一滴、一滴。朴智旻的泪水和着他的泪水,缓缓地淌进了他心裡最深、最深的那个秘密。

08

「哥,你怎麽这麽晚还在这裡乱晃?」
雨势太大,金泰亨不得不用吼的和几公尺外的郑号锡沟通。郑号锡原先是垂着脸看着地面的,听到金泰亨的声音,表情有些迷茫地抬起了头。
金泰亨瞄了一眼他湿透的束口包,那包的形状和看起来的重量都不像是装了伞的样子。他侧身跳下脚踏车,脱下自己的外套,不由分说地一把盖到郑号锡头上。
失去帽子的庇护,金泰亨的浏海很快就被雨打得全数黏贴在额际。他将浏海以手指往上梳,露出两道紧蹙的眉。
「……是泰亨啊。」郑号锡轻轻道。
「哥,这样要感冒的,快回去吧。」
「我是要回去了啊。」
「下雨了,为什麽不走骑楼?」
郑号锡慢慢地眨了眨眼,像是听懂了他的问句,又像是没有。金泰亨抿起唇,把人和脚踏车往路边的骑楼裡拖。
又过了一会,郑号锡才道:「……抱歉啊泰亨,是哥失态了。」
金泰亨站在郑号锡斜前方,这时却不敢回头去看他的表情,也不敢让郑号锡看见他的表情。他开口:「哥又熬夜练舞了吗?」
「嗯,我突然想到一些新动作,怕灵感不见,一下子也没到注意时间。」
「为什麽哥不带把伞再离开?」
「什麽啊,我怎麽知道会突然下雨。」
「哥受伤了吗?」
「……什麽?」
金泰亨深吸一口气,接着转头。郑号锡的脸被湿透的浏海掩盖了一大半,只有严肃抿起的嘴唇透露他真实的情绪。
「哥受伤了,所以才走得这麽慢。」
「……」
「哪裡受伤了?」
真是一点也不会藏事情啊,金泰亨想。
「……大腿和背有点拉到了,但不怎麽碍事。」郑号锡顿了顿,又想拉出个和平常相同的笑容,「等等睡个觉就……」
金泰亨打断他。
「哥总是要我们小心的身体,说身体健康才能更努力练习。哥总是要我们好好练习,那号锡哥自己呢?」
郑号锡没有说话。金泰亨直直地盯着他,良久,叹了口气。
「别这麽压抑。你也知道,我从来不能拿你怎麽样。」

09

再次醒过来之后已经是中午,金泰亨揉揉有些酸的眼睛,推开房间门往厕所洗漱。金硕珍可能是从厨房听到了他开门的声音,远远地喊道:「泰亨啊,午餐已经准备好了,快过来吃吧。」
「嗯,今天吃什麽?」金泰亨问。
「经纪人大哥叫了外卖,我也煮了一点东西。哎,快点快点。」
金泰亨又听见其他几个成员叽叽喳喳的声音,田柾国对着手机萤幕哼着歌,金南俊似乎在厨房闹了什麽麻烦,正被金硕珍和闵允其按着训话。没有朴智旻或郑号锡的声音,他猜想他们可能还一起待在房间裡。
「泰亨。」
朴智旻突然敲了敲厕所的门。金泰亨还在刷牙,不顾忌地为朴智旻打开门。
「你知道号锡哥去哪了吗?」
朴智旻问。
金泰亨一愣。

10

「都要出发了,郑号锡到底在做什麽?」
金南俊再次按下手机通话键,几个小时内听了无数次的语音信箱答铃毫不意外地又响起。
「号锡是什麽时候不见的?」闵允其问。
「不知道……就像我刚刚说的,我醒来的时候号锡哥的床位就是空的。」朴智旻低声道,脸皱成一团。
「号锡哥不是会随便耽误大家行程的人。」田柾国道,「手机也打不通,他会不会是发生什麽事了?」
「一定是出事了,可是我们毫无头绪啊——他什麽时候离开宿舍的?去哪?为什麽不跟其他人说一声?」说到最后,金南俊控制不住情绪地吼了声,随即又紧紧抿起嘴巴。
「经纪人已经在联繫警方了,冷静一点吧。」金硕珍道。
金泰亨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,但是不难看出他的脸色苍白。他不开口说话,也只是怕声音裡的颤抖吓到其他人。
朴智旻告诉他,成员们一开始都以为金泰亨会知道郑号锡的去向。金南俊说他一早便看到他在小公园看天,以为他一定也碰上了也许是夜半外出的郑号锡。
或者说,他们其实觉得不管怎麽样,金泰亨都应该会知道郑号锡的去向。
金泰亨也是曾经是这麽自负地想的。

11

智旻啊,我发现……我可能喜欢男人。
当他这麽跟朴智旻说的时候,朴智旻的表情说有多傻就有多傻。但金泰亨知道那不是因为不理解而生的错愕,而是对于他天外飞来一笔的坦白的惊讶。
这样啊。你是怎麽发现的?
朴智旻很快又调整好表情,问道。他没有多说什麽,撇开一开始的呆愣,他表现得像是金泰亨只是来找他讨论午餐要吃什麽一般平静。

他是怎麽发现的?

12

「泰亨,你今天真的没注意到号锡出门吗?」
闵允其突然对金泰亨问道。五双眼睛一时间齐刷刷地聚到身上,金泰亨张着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麽。
「泰亨是几点出去的?」朴智旻的声音比平时更温和,像是要使金泰亨能放鬆一点。
「……大概……四点,还是五点……」金泰亨道。
「泰亨回来的时候刚好我起床吃了点东西……大概是六点出头左右。意思是,号锡在四点前就不在宿舍裡了?」金南俊分析。身为队长,金南俊拥有使之从成员中突出的领袖特质,当他一说话,其他五人都莫名地平静了下来。
「号锡哥昨天还跟我说了晚安的,他晚上有在房间裡。」
「我大概是一点半睡觉……我也完全没听到有人开大门出去的声音。」
「田柾国戴着耳机根本什麽都听不见吧。」
「我到两点都还醒着,但是我不认为我能听到什麽声音。」
「大家都太晚睡了……」

金泰亨想,难道这就是上天给他的答案吗?

「……智旻啊。」
「嗯?」
「可以跟我出来一下……吗?」
「……」
金泰亨不顾其他成员的想法,单单对朴智旻问。他的声音像是染上了哭腔,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。

13

「今天早上你做了什麽吗?」
「没有,我就是像以前那样,很普通地去看一眼天空。」
金泰亨将脸埋进手掌中。朴智旻安静地等待金泰亨继续说话。
「我有时候会……对天空说话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「我今天……问了,问了天空……」

我喜欢男人,会是很严重的事情吗?

我喜欢他,会是很严重的事情吗?

14

「我回来了。」
郑号锡突然打开宿舍大门、出现在防弹成员面前的时候,宿舍内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应答。
郑号锡的头髮凌乱,衣服上还有一点咸味。他未着妆的脸上挂着淡淡黑眼圈,像是彻夜未眠,他虚弱地对一众男孩笑了笑。
「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。我没事,下午的行程也还能出席。」
金泰亨盯着郑号锡,像要把他盯出洞来。
「你去哪了?」
最后还是金硕珍打破沉默。他沉着脸,话声难得严肃,使郑号锡对着他低下了头。
「去……去了一趟海边。搭最早一班车去的。」
他轻轻地道。

金泰亨没忍住,倒吸了一口气。

15

「泰亨啊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很努力了吗?」
「……很努力了。」
金泰亨知道,郑号锡有的时候会莫名地陷入情绪的低谷。身为一个偶像,他不该怀疑自己,却在某些时候仍忍不住质疑。
或许因为他的个性本就好胜,才更容易受外在评价的影响。但是,又有哪个明星不是好胜的?若非好胜,他们又怎麽会踏上这条路,怎麽能妄想成功?
那天,他从郑号锡眼裡窥视到一点疲惫。
可他没有撇开眼去。
「等雨小一点,我扶着哥一起回去吧。」
「可是,雨不知道什麽时候会停啊……」
「那也没关係。」金泰亨说。
郑号锡突然定定地看着他。金泰亨没有退缩,而是以不畏任何困难的坚定目光回望。
他们沉默了很久,似乎在对方眼裡都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。又似乎他们什麽都没找到,而那就已经是答案。

「泰亨啊,等雨停了,我们就搭早上的第一班车去看海。」
「嗯,好。」

结果那天晚上的雨一连下到了后天傍晚。
他们一直也没有履行承诺。

16

「郑号锡,你真的很不成熟。」
金南俊还在训话。郑号锡低头看了眼腕錶,再十分钟录影就要开始了。
「你要看海就去看海,挑什麽大半夜出门?还不通知任何人一声?」
「是、是。」
「你有没有一点哥哥的自觉?」
「有、有的。」
「你就是这个这样子,泰亨才一天到晚往公园看天空。」
郑号锡没有说话。
金南俊稍微缓下话锋,吐了口气。
「你今天看到他了,是吗?」
「……」
「郑号锡?」
「…………」

17

金泰亨没想到,金南俊会突然要他进休息室和郑号锡说话。这次录影场地的休息间不大,没办法一次塞下七个人,成员们于是拆成了两边,在不同的休息间做准备。
他停在房间前,想了一下是不是要敲门。几乎是同时间,郑号锡从内一把拉开了门,正对上金泰亨紧咬下唇的模样。
两个人于是都愣了。
半晌,郑号锡才侧身让金泰亨进来。金泰亨像个初次面试的练习生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,几乎同手同脚地移动到休息间的沙发上。
南俊哥要他和号锡哥说什麽?
金泰亨脑裡一片溷乱。

18

郑号锡今天看到的海很蓝,很平静。
那麽大一片湛蓝,汪洋着无数波涛,似是能接纳一切、包容一切。
阳光映照在海面上,晕出一层暖黄。
他想,他该是海。
而他就像是阳光。

19

「泰亨啊,你还记得我们说要去看海吗?」
「……我还记得。」
「我今天去看海了,真的很漂亮。很大、很蓝,能无边无际延伸到世界尽头的样子。」
金泰亨摸不清他的意思,于是沉默着不接话。
「我今天凌晨两点的时候,其实是去了练习室排舞。五点左右我就回来了,那时候我从路上看见了你。」
「看见了……我?」
「嗯。你哭了。然后你说——」
金泰亨以毕生最焦急的速度打断他。「不可能,你怎麽可能听得到我说话?你如果、如果是从路上看到我……」

郑号锡突然笑了。

「泰亨啊,如果我们都不是现在的身份,事情会不会就不那麽折磨人?」

20

——你是怎麽知道你喜欢男人的?
——因为我……发现自己喜欢号锡哥啊。
——我喜欢号锡哥,会是很严重的事情吗?

21

「如果我只是郑号锡,而你也只是金泰亨,事情会不会就完全不一样?」
金泰亨知道自己的眼裡蓄满泪水。在他模煳的视线中,郑号锡好像也红了眼眶,脸上却仍旧是笑着的。
金泰亨不喜欢那种妥协的微笑。他不喜欢看到郑号锡为了一件又一件加在肩上的责任妥协,不喜欢他为了身份而妥协,更不喜欢自己其实也只能跟着妥协。
「但是我永远都不可能只是郑号锡、你也永远都不可能只是金泰亨了。」
郑号锡说。
金泰亨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。郑号锡往前一步,揽住了金泰亨的肩膀,一下、一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。
「但是……」

金泰亨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运作。
他突然有了一点不一样的预感。

22

——但是我们还是能拥有彼此,不是吗?

23

那个下了大雨的晚上过后,他们都极有默契地不再提起看海这件事。除此之外,金泰亨虽然嘴上不说,还是暗暗将郑号锡的伤势放在了心上。
「泰亨真的是粉丝福利大王啊。」
那天录完影,郑号锡突然这麽对金泰亨道。
金泰亨一愣,一双大眼认认真真对上郑号锡的。
「如果哥不喜欢,我以后都不做了。真的。」

「号锡啊,你好歹也给泰亨那小子一点表示。」
之后的某一晚,闵允其敲响了郑号锡房门,单刀直入地道。
郑号锡很想假装他不知道这是在说什麽,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装作毫不知情。
「我知道很难,你们要什麽都很难。但是你比泰亨大了快两岁——多活了这两年,你怎麽能什麽都处理得跟金泰亨一样?」
郑号锡哑口无言。
「允其哥……说什麽呢……」
「你自己好好想想。我知道你们那天消失了一个晚上,发生了什麽我不会问,你们自己清楚。」

其实也什麽都没发生啊,郑号锡想。
的确应该什麽都不能发生的。

24

从练习室回来的路上,他没有想过会撞上金泰亨在雨中哭泣。他才想起,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很常在他面前哭得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泪的这个后辈,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让他看到哭泣的样子了。
郑号锡感觉心中像是有什麽东西应声而碎。他听不见金泰亨的声音,只知道他动了动嘴,对着天空哭喊了什麽。

他突然就心疼得一塌煳涂。

包含一声不响便去看海在内,他想,他是该改变一下自己的原则了。
身份,责任,包袱,形象。一直有太多东西压在他身上,他怕,他真的会因此错过什麽。
错过他一直以来最珍惜,也最小心的宝物。

25

很久以前,当他和泰亨、智旻还是三人宿舍的时候,他在某一天晚归时发现两个小孩莫名睡到了一块。走近一瞧,他们面上乱七八糟的泪痕又让他吓了一跳。
他想,他们可能是压力太大了。
睡梦中的金泰亨很不安分。在他的注视下,男孩软软地翻了个身,同时嘴巴还喃喃自语了什麽。

郑号锡见状,不禁无声地失笑。

睡吧。

26

「喜欢男人是什麽需要这麽纠结的事情吗?」

「不是……喜欢上郑号锡,才是让我最纠结的地方啊。」

【完】